朱守道:师古出新,任运自在

时间:2019-02-22 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

碑帖兼得,在古法中得正道

作为一个从事书法创作40余年的书者,从开真个兴趣使然,到之后的刻苦临摹,到通达其变,再到寻求自我的审美风格,核心国家机关书协副主席、书法家朱守道的书法之路,堪称漫长而充实。正如清代书法家钱泳在《书学》中所言:“学书者,既知用笔之诀,尤须博观古贴,于结构部署,行间疏密,照料起伏,正变巧拙,无不默识于心,务使下笔之际,无一点一画,不自法贴中来,而后能成家数。”学习书法一定是一个师古而后出新的进程,只有在博观古帖、尽得其法的基础之上,才能够得心应手,继而自成一格。然而这个过程看似简单,却复杂且漫长,既需要书者坚定不移的临帖、参帖,也须要他们始终的反思、反馈,既需要在书法实际上有所领悟,亦需要在创作实际中反复琢磨,经此种种,才华有所翻新。

“在碑帖中成长”,这是他始终坚守的信念。在之后的人生中,无论是在机械厂当钳工,还是考入大学学习,或是之后的工作生涯中,他都坚守对书法的一念之本心,坚持摹仿古帖跟碑文。在一直的摸索中,他也悟得碑帖兼得对书法整体风貌的重要性,便更加重视二者的结合。他学习书法是“两条腿”走路??既写碑也写帖。碑跟帖各有其特点,下手时既有帖学的货色,又融入一些金石碑学的气象,且促地可能自然融合。

出生于闽南地域的朱守道,自小便受到闽南地区传统文化的熏陶。在敬惜字纸、礼敬文化的传统风尚下,会写一手好字的人会分内受当地人敬仰,这也使切当地名家辈出,书法文明在那里得以延绵不绝。年少的朱守道被书法深深地吸引,那一笔一画在他心里无比活跃有趣。而恰好良好的学习条件可能让他有机会接触到黄光汉、罗丹、白鸿、余纲等书法家,于是他便向他们求教养问、求教书法,为自己的书法之路开了一个好头。“他们的引导对我的书法技巧的有效训练、科学方法的养成以及对碑帖、书风、流派辨识目光的提高,都起了很大作用,让我受益终生。”回忆往昔,朱守道感慨万千,也非常感激这些良师让他在入门时走上“正道”。

唐《太上隐者诗》 朱守道